post

后青春期的那些人那些事儿

看过《致青春》就让我想起了高中的哥们儿、高中干过疯狂的事儿。找了挺久都没找到下面这篇文章,今天QQ看到老骚在线,他也找了好久才找到,如果不看这些,我都快不记得某些人的名字了,分享下我们高中的那些人那些事儿。

青春期

还记得高中时,华灯初上,叼根烟满街游走,嘴里唱着:“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不为别的,只因为当时我们年轻。放到现在认谁也没那闲情逸致了,谁还会大清早的捧束玫瑰在在女友家楼下等上一个多小时?谁还会不顾旁人的眼光火烧屁股一样的跑上公园假山山顶大喊我爱你?谁还会在大街上横着走?只因那时我们年轻。而现在只因为我们高不成低不就,说成熟才二十出头,说青春活力我们又没那么天真浪漫。所以我们成为一个特有群体:后青春期…

说说我身边的那些后青春期们吧…(SD发来短信:我被留在这了,暂时回不去了。当时就想到一句话:生活真TM好玩,生活总TM玩我)

TY:我们高中时的大哥,记得刚上大学那会他成天就叨咕女女的无论在公共场合还是私下里,即使是公交车上他也会肆无忌惮的宣扬他的艳遇史,要不就研究一方霸主啥的。现在的他就不同了,稳重干练(虽然他原来看着就比较老…)天天讨论的是名车,赚钱,也不女女的了,想想应该是大彻大悟了吧,经历了那么多的是是非非,总想资源回收一下…哈哈。

HZ:听他自己说脸上的坑都是和人家打架被抠的(当时我就想他咋总和女孩打架而且还场场输),他最牛B的两件事是上课在桌底下往避孕套里灌水,三扔两扔的弄碎了,还大声喧哗的说:现在这东西咋叫情侣相信呢?之后不知道给谁写纸条忘了咋字怎么写,拍人前桌女孩肩膀就问:爱咋咋地的咋怎么写…现在就不同了,我们的胡哥经历了爱情的残酷洗礼变的更老了(虽然高中那会看他就能有三十多岁),更TM坏了,自己对象黄了就搅合别人的,坏话说的跟真事一样。他现在经常说的话就是:你不信拉倒吧,反正我是说了。操TMD重休得多少钱啊,我对象黄了…和人家成年人就是比不了,钱和伴侣人家现在就着手弄了。

HS:他是我们班最有才的一个,记得那会儿上山去玩都喝多了,他楞把母鸡看成野鸡,非得抓住,还把自己想成他那会儿玩的完美世界里的人物了,什么一个利齿能秒杀那鸡,一个血爆就能抓住…和ZS因为这事在粪堆上骨碌能有一分钟,也没抓到那只所谓的野鸡,最后还把ZS弄哭了,还是WYJ给哄好的(还是爱情的力量大啊)。还有一次在路上看到一条狗在尿尿,歪脖子就那么走最后撞交通警示牌上了,给弹回两三米..还有回说他撞邪了,自己有钱上币厅不买币管人小孩要,人家整来一车人把他削的满脑袋包,后来找那伙人去报仇,人家没敢还手他自己到把手打攒了…他的事迹都能写本笑话集了。现在虽然和NJ也总小打小闹,但还算可以。至少不会再趴粪堆上练武功了,也知道心疼父母了,老实的在飞机场当他的白领。

ZS:想当初他就一混世魔王,天天上课就睡觉,老师一说嘿嘿笑,放学就和比他大一轮还多的人喝酒扯王八犊子。当初为了一句话把人车砸了,弄的警察都出动了。现在就不一样了,和WYJ快结婚了房也买了,正准备买车呢,也不再那么二B呵呵的了。

LC:他高中是我们班足球前锋,很猛!但你说你一个踢足球的总上蓝球场上晃荡啥,还总投三分,那命中率就跟说日本人是猪有多少人不同意的比例一样,天天认吃认玩就不认真。现在不一样了,懂得享受的同时还不忘以后的路怎么走,偶尔还老牛吃把嫩草(但也有估计错误吃枯草的时候)叫我们好生羡慕。

ZT:这哥们给我印象最深就是爱喝酒,而且喝一回多一回。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他有只手的无名指是向里侧弯的,曾经忽悠我们班一女生说是特异功能长达一个月之久。现在在大连工作,听说过的不错,偶尔还是忽悠人,我们应该理解,一个月谁还没那么几天呢。

GZ:他高中时就因为一男生和他女友说话多点就要拿刀给人开肠破肚,幸好大家拉着(我突然想对那男孩说句话 和谐社会救了你啊)要不就抱个吉他让我们听他那来自地狱的绝唱。听说现在自己在写歌,挂科的事也杜绝了。

GW:记得他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说要从他家往我家修条铁路,等秋天了往我家运土豆茄子大地瓜,有次和人家打架脸部被抓伤,至今臀部..不对,是脸部仍有印记,我估计那男孩变态留那么长指甲。听说快毕业了和GC感情也很好,天天学习准备找个好工作呢。

HB:我高二时的寝室长,孩子贼好但被GZ带坏了,玩起了网游还是里边呼风唤雨的主,上课睡觉,放学网吧。哎,祖国的花骨朵还没开就烂了。听说现在很努力,也看不到他上网了,天天除了学习就是陪女朋友。

DF:我同桌,他属于闷骚型的,就说是我给他带坏的。曾经为了了解美国大片和HS在屋里关灯研究MAKE LOVE长达四个小时之久,还爱看玄幻的大书,幸好那时浪子回头,要不我估计他还得去南海寻仙呢。现在找到另一半了也不闷骚了,变的正经很多。

ZH:我同学眼里最乖的一男孩,曾经为满足家里望子成龙的急切心里,特意照了张看书学习的相片打算邮家去,可惜洗出来一看书拿反了。经常和我们一起逃寝去通宵。听说现在在北京找工作呢,应该是IT行业,谁叫他那么老实能不挨踢么。(很明显说的是博主“我”,照片我还保留呢,可惜不知道存到哪个相册了。还记得高二时给我过生日,寝室弄的很脏,烟头酒瓶满地都是,一早被查寝的老师发现,要处分我们,后来送了礼才摆平,我一直都很过意不去,感谢这帮哥们儿。)

WY:一段时间也是我同桌,很会玩,一般的游戏都是他和我说了我才知道的,小伙精神的很,听说复读那年风光的相当于浪子燕青。现在在帮家里打点生意,打电话也不天南海北的胡扯了,变的很稳重。

MD:我很佩服他看大书的速度,据说一天看过十本,后来老板都不给他办包月了。刚上大学那会儿给我发短信:听说你那女多,给哥们弄一个,这没女人的日子不好过啊。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我那学校是长春出名的和尚学校,男女比例11:1,别说质量就是数量都成问题…为了兄弟的幸福我选择了沉默。听说现在大书也不看了,估计天天竟玩他女友了…这也是成熟的表现嘛。

XP:我们班长,很照顾大家,曾被班主任忽悠复读两年,但总算有个好结果。现在弄的个性签名还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看来还没从复读的阴影里走出来呢。

CC:隆重出场,他要是女的我就绝对抢来当老婆了,人太好了。当初会在兜里藏束玫瑰当SS面前变魔术,还得佩服人家哄老婆的招数啊。现在成熟了,头发也短了,也不会半夜按我家门铃,一开门两眼通红的低个头说,和家里吵架了没地方去住了。偶尔回家还会带礼物给父母,很苏格兰调情的一个人,呵呵。

AY:球迷,球踢的也不错,一段时间内是我偶像,属慢热型,为人风趣果敢,课间会和前后桌讨论的昏天暗地。听说现在开了家电脑店,算是老板了吧。

LS:是本文的作者,写于2009-05-08,相当帅气的一小伙,为人很好,能说会唠,现在在一汽,相当有出息了。这篇文章写的很现实,让人怀念高中那疯狂的人和疯狂的事儿。

后青春期的那些人有太多的不甘和无助,他们幻想自己事业有成而天天拼命努力,同时又怀念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后青春期的那些事有太多的戏剧性和真实性,他们恍惚告诫你傻逼是怎样炼成的,同时又残酷的逼着你认命。

09年后那些人的路又该怎么走…

高中同学合影

p.s.向这些人致敬:天英、胡子、帅哥、漫东、狗娃、涛子、刚子、老骚、活宝、蔡程、狗子、安宇、许鹏、华仔,还有一时想不起名字的所有高三六班同学们!

Comments

  1. 好久没来了,过来踩踩

  2. 好久没来了,过来踩踩

  3. 我不是来抢沙发的,也不是来打酱油的。

  4. 我不是来抢沙发的,也不是来打酱油的。

Speak Your Mind

*

· 63 次浏览